原标题:大佬言论 | 王石:超额利润怎么挣回来,市场全给你要回去

文/垚烨

原标题:王石:我很庆幸,67岁我依然不圆滑

图片 1

最近在看王石的自传《道路与梦想》。

图片 2

近日,王石公众号发布了一篇王石在湖畔大学的演讲记录,他谈到了成就事业的三条标准线,其中一条是要考虑长远发展,凡是具有超额利润的项目都不要去做。

有一个细节很值得关注,在王石经营企业的过程中,确立了很多的原则,其中的一个原则叫利润高于25%的项目不做。

王石:我很庆幸,67岁我依然不圆滑

王石表示,从2012年开始,万科不再做利润超过25%的项目。

这个原则不禁让人很惊讶。企业作为市场的逐利者,按理说利润是其追求的根本目标,企业的经营者会千方百计想尽办法提高企业的利润率。

——人生的底线中线和高线

他解释称,一个项目利润较高时,根本不在乎库存、物流、营销方面的损耗,但当利润降低就会一直亏损。“只不过是因为有做其它的生意,忽略了业务在慢慢萎缩。市场是非常公平的,你原来超额利润怎么挣回来的,市场全给你要回去,不但要回去还惩罚你。”(原文链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些获得超额利润的企业,被认为是市场上最有竞争力的企业。

“文过是非”按语:8月19日,王石受邀为湖畔大学学员作了一天授课。其主旨是人生和事业的底线、中线和高线。经授权,现刊载这堂授课的精华内容,主标题和小标题系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

拥有丰厚的利润报酬,企业可以招聘更优秀的员工,可以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研发,用于品牌建设。可以说这是一种良性的循环,有钱有底气有钱才能办更多的事情。

我很庆幸,67岁我依然不圆滑

王石为什么要确定这么一个原则,高于二十百分之二十五的利润的项目不做呢?

——人生的底线中线和高线

读完这本书,你会发现有这么几个原因。

王石

第一,王石认为,市场给到企业的回报率一定会回到一个均衡的水平。对房地产而言,25%的利润应该算是这么一个均衡的水平。高于这个利润水平的时候,市场竞争是不充分的,很多企业会一拥而至,从而导致市场利润率下降,甚至亏损。同时王石希望企业追求的是可持续的竞争力,所以他把企业的利润锁定在一个市场均衡的水平,这样企业才能够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我给自己定位叫“顽石”,一块顽固不化的石头。人家说,一般年轻人都是有棱有角,非常坚硬,随着生活的磨砺,慢慢成熟都变得圆滑了。我今年67岁,我觉得自己依然不圆滑。但是我很庆幸,因为我相信当我感到自己变得圆滑的时候,这一生就没有什么值得去奋斗、去好奇、去探索了。所以一直到现在,从某种角度来讲,我还是一个有棱角的石头,我有我坚持的目标与原则。

第二,王石希望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和员工能够专注于产品价值本身,通过提升产品品质来获得这种均衡的利润。他在书中举了一个例子,当时他买下一块地,后来另外一个开发商也看中了这块地,当地政府跟他协商能否画出一块。

奋斗的两大动力源泉:自卑和私心

按照当时的价格,其实只要转手就可以赚一倍,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把地等价退还给了当地政府。

第一,自卑是一种动力。

作为一个商人,你一定会说王石真傻,但是王石却有自己的考量。他认为,像这种投机性不劳而获的获利方法不是他想要的。一旦他这么做了,就会在公司树立一种很坏的榜样,大家都会想着怎么样囤地投机赚钱,而不会把心思用在提高建筑质量,品牌运营方面。

我自小非常喜欢体育,小学一年级开始学打乒乓球,很快踢足球,打排球,打篮球,喜欢短跑,后来改成中长跑、长跑,喜欢跳远、推铅球,尤其喜欢三级跳。但是这些运动当中我都找不到感觉,因为个子不够,所以在体育上,我一直有自卑心态。直到小学三年级,有一次郊游去爬一个小山坡,我们班分成四个小组看哪个小组最先登上山头。我是我们小组的旗手,结果我小组第一个登上山头,把旗插在那了。我才发现登山我比较快,因为我有登山的长处。一不小心,珠峰上去了两次,七大洲也登完了,再徒步穿越南北极。

王石的这两个理由,很有道理。

就是这种自卑心态,让我就一直不服气,一直在寻找比较优势,这是我想说的一点。人性不要只看在缺点上,其实缺点和优点之间是相辅相成的。自卑的心态,实际上是不想被看到的缺点,正因为是你的弱点,更要面对它,不断提升自己,发现自己的长处,不断克服自卑,是个人与事业不断前进的动力。

这应该算是总一种战略的眼光,作出的一种战略性的决策。

第二,“私心”也是一种动力。

说实话,25%的利润率也不算低了,现在制造企业的平均利润率还不到6%。能够想办法持续保持这样的利润,企业的发展也是可以获得丰厚报酬的。

我就从私字来谈,讲讲我与深圳40年。

王石的这个原则,一直指导了万科几十年的发展。万科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也是中国影响最大的房地产品牌,跟这个原则或多或少有一定关系吧。

1977年,我到了广州铁路局,工程五段,身份是技术员,第二年,我负责施工工程到深圳工作一年,又回到广州铁路局的沿线其他地方进行施工。80年工作转到了外经委,83年就只身到了深圳。

这不禁让我有所启发,其实个人也好,企业也好,在社会上生存,应该立足于长远的可持续发展,而不是一时的利益得失。

我为什么要到深圳?当时我在外经委是副科长,但是再往上升职完全是听天由命,而听天由命概率是非常小的,我已经看到了我这一辈子。这时我突然发现深圳建立经济特区,我决定要离开令很多人羡慕的外经委到深圳去的主要原因,就是私字当头,我不满意现状,不安于现状,到深圳来,我就是要来实现自我,这就是我的私心。

作为个人,在追求报酬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合理的目标,可以实现可持续的增长,才能够达到工作,生活,健康的一种平衡的方式。

因此,我的体会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是人性的一次解放。就是我可以按照我的愿望,按照我的想法,按照我的诉求,能实现我自己个人的野心,个人的追求,换一个活法。到深圳之后,遇到不如意和困难也不能随便放弃,因为这不是别人强迫我做的,并不是组织给我安排派我来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没有怨天尤人的道理。

所以,我们不能一说到说野心、一说到自私、一说到不服气,好像这都是负面的,其实都不是,没有这些,你怎么可能不断前进?

成就人生和事业的三条标准线

一、底线:不行贿。

我曾经在书上就写过行贿未遂的故事。因为要车皮,就让我的小伙计买了两条烟送给货运主任,结果烟没送出去,结果人家车皮也给了。我觉得这是自我认识的一个转折点,而且是不错的转折点。我就此得出结论,根据马斯洛的原理,货运主任的诉求是一种比较高尚的诉求,因为我平时表现,那是卖饲料,带着民工去扛麻袋。他就觉得很好奇,怎么这个城里人干的这么欢,他觉得我有想法,我想作为他特别想帮我,又不知道怎么帮我,我现在要计划外车皮,他愿意帮我。万科走到今天,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也是出于高尚的诉求。更有意思的是,我们也曾经遇到明显给万科使绊的,就和万科过不去的,我就告诉你,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百分之百九十九都锒铛入狱。

一个企业办大了,一线领导为了完成任务,为了某种原因,会情不自禁地在这方面会出现问题。所以我在公开场合提示万科的一线管理层,警告他们,你们任何一个人行贿,就是我王石行贿。一个企业要做到不行贿,要做到制度上不行贿,就是一本账,根本无法支出。

不行贿,我觉得这是个尊严问题。我为了实现自我,为了有尊严,来到深圳创业,那我为什么要为了挣钱而失去自我呢!

当然底线还有很多,还包括遵纪守法、质量第一、不偷税、善待你的员工等等,这些都是底线。

二、中线:考虑长远发展

1.1+1=2,从自己角度考虑,又将心比心想到别人。

2012年,万科在合肥拿了一块地,这块地900亩,按照规定一个月内要交订金,一年内把其他钱打齐。一个月之内我带着支票去了,到那儿国土局长就说,王总对不起,其中只能给你500亩,其中400亩,给另外一家企业了。根据协议,一亩地补偿你5万元,一共2000万元。当时,我说2000万我是不能要的。局长就愣了,说你生气了,为什么2000万都不要?我说很简单,如果要了这2000万,那回去万科又成为一个神话!你看董事长多有眼光,签地付定金都不到2000万,等于一分钱不用付,人家还给你上千万,这不都成神话了吗?成了神话,那万科团队怎么进入房地产?因为对万科来说,这时候全部心思应该放在建好房子,做好物业管理这方面。如果大家都炒房子去,都炒地倒卖,对万科没有任何好处。虽然万科当时可能一年利润也就才四五千万,这一下整个2000万进账了,看似赚钱了,但是对于公司长远来看有什么好处?既然没好处,我要它干什么!

又过了几年,万科又在成都拿了一块地,1900亩。按照修编的成都城市规划要往东部发展,建立了开发区,当时东部大家都不愿意去,因为是重工业区,沟沟壑壑,地形也不好,火葬场是在那边。但是在那里我们拿了1900亩地,价格是每亩18万元,因为当时没人愿意出这个价。后来我又被告知,如果签约的时候王总肯来出面,每亩地还有3万元的优惠,就按照15万元一亩。我一算,我的面子挺值钱的,就去了。谈判好了,问我有什么意见时,我说我核算了地价款,觉得应该每亩增加5万元。万科城投老总一直拽我的衣服,说你搞错了,不是增加是减少。对方也愣了,说怎么不但不减3万,还要增加5万,
9400万元都快一个亿了?大家全愣了。我解释说,万科在蜀南有个四季花城的项目,已经建好了,围墙老被推倒,因为是村民推的。为什么?因为村民觉得卖地卖便宜了,不服气。政府先征村民的地,政府再卖给我们,村民卖低了,没地方出气,就不断推围墙。我说我担心万科新的项目围墙还被人推倒,所以不但这18万元不减,再加5万元,这是给农民的。

后来,我是这样来说服一线公司老总的:第一,半年之后,路修通了,原来要走一个小时今后只要20分钟,地价一定是要涨,不到80万也得60万,那现在15万18万20万20万没什么区别。第二,你知道咱们最大压力是什么吗?是周转金,一次付那么多钱压力多大?我把它加上去,付款方式就可以重谈,对不对?但是本质上来讲,要考虑到在土地交易当中的公平,让农民有获得感,这样大家才能有一个安全感。这不是底线,这是中线,换句话说,从一家企业更多角度,就是一定要将心比心,要使交易各个方面的利益能尽可能满足,同时企业也能取得比较好的商业利益,是各种因素当中的综合权衡。

所谓保持中线,就是这样一个逻辑:我们考虑问题,一般都是从自己角度考虑,但同时要将心比心想到别人。我觉得是万科走到今天很重要的一个思维方式。道理并不特别,MBA、EMBA的工商管理1+1=2的道理都讲过,但是很多人都不遵守的时候你遵守了,你就成功了——因为这是一种稀有资源。

在社会中,尤其在中国大变革时代,现在不是机会太少了,而是太多了。如何进行选择?不要太功利,最后一定有所获;真正为了功利,可能什么也得不到。

2.凡是具有超额利润的生意就不做。

2012年开始,万科超过了利润25%不做,这是我提出来的。为什么提出来?当年突然出现房地产的暴利,如果你有一块地和别人合作,条件什么?低于40%的利润不考虑的。我觉得这和当年做摄摄录像机的何其相似。我就让我的财务给我来算一下,从万科1984年成立到1992年差不多八年时间,对做摄录像设备的整个情况做个统计,这么多年八年我赚了多少钱,这么多年我亏了多少钱?一算吓我一跳,原来都是赤字,原来的百分之二百、百分之三百、百分之四百的利润,最后银行全在市场上给淘回去了,最终算总账还是亏损。因为什么?利润降到百分之十、百分之五的时候,你根本不会做。银行贷款的利息库存半年的库存,物流营销各方面的破损,原来是40%的利润时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但只有5%的利润的时候就是亏,一直就亏。只不过是因为有做其他业务,就忽略了这些在慢慢萎缩的业务。整体算账后,就发现市场是非常公平的,你原来怎么超额利润怎么挣回来的,市场到时候全部要回去,不但要回去还惩罚你,超过25%不做就这么来的。为什么不26%,为什么不是24%,这不是个精算的结果,这就是个大概齐,实际上之后到现在万科也没做到25%,但我说的不是个毛利,就是资产净回报。

图片 3

三、高线:适当的让位和让步,成就健康丰盛人生。

我曾经说过,说万科只做住宅。但你会发现现在万科已经不是一个纯做住宅的公司了,定位非常清楚,叫作城市配套供应商。到今年一季报出来的时候,我们把城市配套供应商改了一个字,即城乡配套供应商。

之所以之前万科确定位置做住宅,当时是非常清晰,我们模仿的是柯达和戴尔路线。一是柯达做胶片做了世界第一,它的市场是占到60%甚至70%;二是戴尔就做电脑、笔记本电脑,做到世界第一。但是你会发现柯达破产了,戴尔很快成为过去时,正在为生存而挣扎。这个我们不能不作检视,就是在互联网下的数码时代,原来某一方面专做某种器械,已经不适应时代了。我还是万科董事长时,显然就意识到万科一定要转型。我把握了两点,第一如何从制造向技术转型,第二如何从销售向服务商转型。但是怎么转型其他东西,我是不清楚的,如何最后改成城乡配套供应商,这是郁亮带领的团队探索的路线,而这条路线我是被动认可的。

什么叫被动认可的?第一,我不是一个积极参与者。第二,因为我已经不管了具体事务,但是我接受他们对改变的方向。作为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创始人,往往有时候被动未必是个坏事。而且你又不懂,如果你自以为是,如果你很主动,可能结果非常麻烦。所以我想说的是,虽然我是被动,但是我很欣喜地看到,万科郁亮带领团队在转型方面做的是非常非常好的。为什么万科要从一个专业住宅开发转向城市配套供应商?这和我所把握的两个本质是一致的。

所谓高线,就是在企业家很能干的时候、头脑很清楚的时候,要有适当的让位、适当的让步,让出空间让年轻人去接班。像王安、王永庆所创办的企业当初都十分辉煌。我希望万科能突破东亚文化圈尤其是中华文化圈里传统的威权主义的怪圈。我在万科,创始人、名誉董事长身份依然在,但基本来讲,我不介入万科的事情。万科是在新的团队带领下往前走,所以说,我的退休是无缝衔接。

对于万科,我们也曾经追求过大,不然万科也没有今天。但如果你把大当成目标,一定会走形,一定不可持续。所以我说万科本身是个魔咒。如果你要超过万科,往往结果都不大好!什么意思?没有其他意思,就是万科已经很大,你要超过万科,你必须要变形。你要变形,我跟着变形,那么咱们一块变形了。所以,我说我们已经很大了,我们不能再把大当成目标,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将它发挥出来实现可持续发展。所谓形势比人强,因此一定要思考:如何面对互联网,如何面对新经济,如何进行策略改变。

(特别声明:“文过是非”均系原创作品,转载时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附带二维码图标。否则,视作侵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