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2月22日,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近日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冯鑫卸任,接任者为姜自权。冯鑫通过天津风融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持有暴风控股100%的股份。启信宝还显示,暴风控股出现三则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均为冯鑫,股权数额均为200万人民币。

图片 2

蓝鲸 TMT 频道 2 月 22
日讯,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近日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冯鑫卸任,接任者为姜自权。冯鑫通过天津风融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持有暴风控股
100%
的股份。启信宝还显示,暴风控股出现三则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均为冯鑫,股权数额均为
200 万人民币。

图片 3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杰 北京报道

1 月 30 日晚间,暴风集团披露 2018 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 9.20 亿元至
9.25
亿元。暴风集团业绩亏损引发外界关注,深交所对暴风集团发去问询函称,本年度暴风集团大额亏损的原因之一为暴风智能的成本费用上升,暴风智能的经营情况和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发生重大变化,以及是否存在应披露却未披露的事项。

1月30日晚间,暴风集团披露2018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亏损9.20亿元至9.25亿元。暴风集团业绩亏损引发外界关注,深交所对暴风集团发去问询函称,本年度暴风集团大额亏损的原因之一为暴风智能的成本费用上升,暴风智能的经营情况和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发生重大变化,以及是否存在应披露却未披露的事项。

曾经相信暴风集团能借助互联网电视逆袭的冯鑫,最终还是在战略失策后悄然失去主导地位。

对此暴风集团回复称,暴风集团对暴风智能的持股比例为 23.30%,2016
年暴风集团承担其亏损 10291 万,2017 年承担其亏损 8746 万,2018
年预计承担其亏损 17252 万 ,对上市公司利润影响较大。

其实暴风影音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大多数人都是意料之中的,我们之前曾经专门撰文来论述过暴风影音出现的问题,我们现在不妨再仔细研究一下。

日前,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已卸任暴风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控股法定代表人。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实际大股东为天津风融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持其股份99%,冯鑫则持股1%。然而,虽然法人已于2019年2月21日发生工商变更,法人代表由冯鑫变更为姜自权,但冯鑫依然为实际控股人。

图片 4

一路跌跌撞撞的暴风集团和冯鑫,曾因资金问题多次质押股份,而且是连续的抵押,而最终冯鑫还是在他的暴风集团掌控权变弱。

首先暴风影音到底是怎么成功的?作为一家视频网站暴风影音,可以说是一个十足的另类,在当年视频网站激烈竞争的时候,恰逢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各大视频网站由于之前布局过大,缺乏了足够的资金来购买版权,暴风影音正好抓住了这个做线下市场的好时机,通过能够支持所有主流视频的一个播放格式优势,暴风影音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为了中国当时装机量最大的视频软件之一。

早在2015年,暴风集团冯鑫质押个人持股5次,质押比例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0.52%,占公司总股本的8.67%。2016年是冯鑫质押个人股权至今最多的一年,共计13次,其中质押比例最高占个人股的71.13%,占公司总股本的15.17%。

其次,暴风影音通过不做第一的版权方,不去抢购那些最贵的首播版权,而是采用退而求其次的方式,用后续购买的形式,保证用户在暴风影音上看到的不一定是最新的,但一定是最全的电视剧,这种用最少支出留存最大用户的方式也成为了暴风影音难得的在视频网站中实现盈利的少数公司之一。

2017年至今,冯鑫质押个人股权已经12次,其中质押比例最高占冯鑫个人股的69.73%,占公司总股本的14.77%。冯鑫就靠抵押股权续血,而且流水式质押所持近七成股份。

图片 5

而今,暴风集团共有3条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均为冯鑫,涉及股权数额总计600万。

所以我们看到2015年当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的时候,他一度成为中国最疯狂的一支股票,股价最高时高达327元,被所有人称之为暴风神股。

或许是手冯鑫持续抵押股权的影响,其暴风集团的股东们在2019年年初也疯狂套现。

然而暴风影音本身的问题却是非常严重的,他是一个收入来源非常单一的视频网站,暴风影音的收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依靠广告。并且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暴风影音的优势却依然集中在PC端,在移动手机端上暴风影音几乎是没有发力点。

1月3日,暴风集团披露了部分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实施情况。公告显示,自9月以来,众翔宏泰合计减持45.35万股,套现522.43万元;瑞丰利永减持111.41万股,套现1000万元;融辉似锦减持101.89万股,套现905.81万元。

与此同时,冯星提出了暴风影音的主要战略,一个是做VR,一个是做电视。但是众所周知,这两个领域似乎是一个布局不准的状态。以暴风魔镜为代表的虚拟现实市场,实际上是一个成熟度严重不够的伪风口,在出现了短暂繁荣之后,迅速就归于沉寂。而电视呢?由于电视产业一直都不是一个赚大钱的产业,所谓互联网电视,从某种程度上依然没有避免当年电视产业红海竞争的严重现实。由于上游电视面板价格的快速暴涨,让暴风影音所卖出来的电视每一台都不赚钱,甚至处于了严重亏损的状态。

而据记者了解,融辉似锦、瑞丰利永、众翔宏泰均位列暴风集团前十大股东。

图片 6

对此,有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前十大股东疯狂套现,也让原本就出处在困境中的暴风集团雪上加霜,似乎2019年暴风集团到了史无前例的紧张时刻。

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暴风影音的管理层纷纷通过质押股票的方式进行融资,而质押股票过多之后则引发了投资者对于其公司的不信任,乃至于最后股票的疯狂抛售。如今,冯鑫退出了暴风影音的法定代表人,可以看作是暴风影音一个战略时代的过去。

而这似乎源于暴风集团持续下滑的业绩和公司利润,难道是让股东们看不到发展的前景?

对于暴风科技来说,当前并不是说如何重现昔日辉煌的问题,而是说如何能够在这个市场中迅速找到一个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让自己真正活下去,才是暴风科技所面临最大的问题。

1月31日,暴风集团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亏损9.2亿至9.25亿元,而去年同期仍盈利5513万元。

暴风集团业绩下滑从去年第三季度已经初露端倪。

根据财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总收入为10.34亿元,同比下降18.86%,扣非净利润亏损2.35亿元,同比下降8013.2%。

此次暴风集团变更法人,能从挽回暴风集团的主业压力和资金压力吗?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